Mars_w

那些下落不明的沮丧

青果文志:

每一个工作回家的深夜,大街上行驶的车辆速度明显减慢了,尾灯拖着趴在地上的橘红色影子缓慢前行,感觉很吃力的样子。你在车旁边行走,呼啸而至的寒风一次次推搡着你,脚上也仿佛铐上了沉重的锁链,你一步步艰难的往前走,好像是在和那些车比谁更疲惫。


你总是这样,刚结束一段感情后,表面上装的不在乎,其实你比谁都不舍得。

你几乎舍弃了你所有的自尊去投入这段感情,你放弃了很多,没想到最后却落得如此下场,但仔细想想其实你不是舍不得离开他/她,你只是舍不得那些当初下了多大决心,考虑了又考虑,最后才选择在他/她身上的,长年累月投射的侥幸的幻想。你只是舍不得,那些再也找不回的,当时忍痛分给他的灵魂。

在这个过程中,你尝试着一直妥协,一直原谅他。而“原谅”这个词的情绪很复杂,有时候,是因为你暂时不想失去对方,而原谅。有时候,是因为很你爱对方,一直包容而原谅。有时候恰恰因为你从未爱过对方,没有受到致命的伤害,自然一笑而过的忽视,自然原谅。

当然就算这段感情快结束了,也并不意味着一切都结束了,谁最后彻彻底底的死了一回?谁又在这场浩劫中幸存下来了?谁赢谁输了?谁对谁错了?到底谁是抹杀这段感情的罪魁祸首?很多答案都要靠时间的慢慢推移才能判定,或者永远都不知道。某种程度上和悬而未决的凶杀案一样,有人死了,却没人知道凶手是谁。

虽然一定会不甘心,但你告诉我,

“有时候想想,就算得到了他,又能怎么样,也就没什么了。”

你告诉我,

“我已经不害怕失去他了,这一天我已经准备了很久,久到从我得到你的第一天开始。我知道,有些东西在得到的瞬间就注定了会消逝,比如飞入掌心的雪花,比如好不容易走进我世界的他。


可能,你已经学会了每天尽可能只给别人只展示快乐,要把悲伤等负面情绪全都藏起来。

我想对你说,情绪始终是人生存的能力与随时迎面袭来的生活狭路相逢而产生的东西,不必每次过招都要赢的漂亮,偶尔输的灰头土脸也无妨,该乐就乐,该悲就悲,该振作就振作,该叹息就叹息。世界终究是靠自己一点点用爱过,恨过,笑过,骂过亲自铸造出来的,不是在他们面前带着面具演出来的。

否则,你藏了太多不开心,疲倦总是不由自主的从你大笑快结束的尾音里掉出来。

可能,你深陷欲望的漩涡,努力挣扎着让自己不继续堕落下去

欲望从来不是一下子让你陷进去的。欲望的分身众多,有时以爱的名义,有时以恨的名义,有时以动力的名义,有时以挥霍的名义。追逐欲望的过程既危险又兴奋,欲望从你身上每一个放纵的细胞侵入,没人可以抵御住全部诱惑。也没有一种欲望可以踏进去又马上抽离,所以既然都是黑洞,都是漩涡,就选择最善良的沉沦吧。

可能,你现在正深陷痛苦的沼泽,你把自己全身上下武装到每一寸肌肤,不让别人察觉你正在慢慢腐烂。

你还是那么目空一切,表面上还是以一条在大海里徜徉的鱼自居,其实你心里比谁都清楚,其实自己只是在陆上快吸干氧气的,沉溺在死之前一生的电影回顾里,一条快死掉的鱼罢了。


我知道,你每一天都分分秒秒都是熬过去的。那些能与朋友诉说的,充其量只能算是烦恼。真正的痛苦,是无法言喻的,没有任何人可以与你分担,是一种私人独占的煎熬,是一片所有愉悦都奄奄一息的无人之境。你只有把它藏在心里,如果有一种能让你好受点的做法,大概也只是默默的把痛苦从自己的左心房移到右心房。

所以说,从来就没有可以宣告幸福即将向你奔跑而来的发令枪,你只有送走漫长的 痛苦的 迷茫黑夜,它才会踏着黎明第一道阳光悄悄来接你。

也不要总用自卑的镜子审视自己,也无须把自己在别人眼中那些可以忽略不计的缺点放大到成为一个撕裂自尊的黑洞,一个自己始终难以咽下的耻辱。其实根本没那么严重,放轻松,唱唱小曲,喝喝小酒,你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糕。

就像电影《猜火车》结束时说的那样,“最后·····我前途一片光明.我会跟你一样.有工作,家庭,有TMD的大电视机,洗衣机,车子,电动开罐器,健康,低胆固醇,牙医保险,贷款,购屋,休闲服,行李箱,三件式西装,DIY,猜谜节目,垃圾食品,孩子,公园散步,朝九晚五,高尔夫,洗车,运动衫,举家合欢的圣诞节,养老金免税,清水沟,勇往直前,直到死为止。"


说到底,我们谁都需要一个人,一个能够在关键时刻抓住你,避免你在漂泊里居无定所,在迷茫里善恶不分,在寂寞里老无所依,在无助里苟延残喘的人,但大多数情况下,哪里会有那个人,可以帮你的,只有你自己。




End...




作者:银古


订阅『青果』微信号:qngoolife


下载『青果』手机客户端:http://qng.im



评论

热度(248)

  1. ♔ 虽败犹荣青果文志 转载了此文字
  2. 咬着芦苇的猫青果文志 转载了此文字
    真的好累,好累,自己把自己搞累了。似乎自己稍幸福那么一点点就不安分,非要给自己整个伤感不可,想当文艺
  3. 曼陀罗青果文志 转载了此文字
  4. 夏殇冬至青果文志 转载了此文字
    献给此时心情的我